洛杉矶市长:加州将是下个纽约 纽约将是下个意大利


报道称,几名来自纽约州的医护人员告诉该媒体记者,急诊室和ICU的工作条件不断恶化,使得医护人员更加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由于口罩、防护服等供应有限,他们整天都穿着相同的防护装备。与此同时,呼吸机的匮乏可能很快就会让医护人员陷入痛苦的境地,因为他们要决定将呼吸机给谁使用。

在文章的最后,他提出:“下次当您在网络上因为有关新冠肺炎病毒的信息而感到困惑和迷茫时,我建议您访问FEMA的“抵制新冠谣言”的官方网站。也许它不能完全解决您所有的问题,但这绝对是朝着正确方向迈进的第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它能够用专业的信息将谣言和事实区分开来,以此集结世界的力量来一同应对此次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

文章开篇写到:“如今你无论在哪打开互联网,都必然会看到谈及2019年末开始流行的新冠肺炎病毒的文章。而关于该病毒的谣言和揣测似乎比该病毒本身还要传播得快、传播得广。许多不怀好意的人曾经提出过令人愤慨的说法,即引起大流行的新冠病毒是由实验室设计完成的,而后故意被释放出来,使世界各地的人民染病。幸运的是,一项最新的关于新冠病毒的研究证明了该病毒是自然产生的,从而以科学的证据打破了这种说法。”

锦屏中学教务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学校是按照疫情的标准处理事件,目前住院学生症状已消失,学生回校之后学校还要隔离观察,上课时间会延后。省、州、县各级专家组正在调查病源,校方还在等待,“我们作为一所乡村中学,硬件条件没有跟上,加上季节性的细菌滋生,所以具体的源头还在等待省、州、县给出”。当地时间3月26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发表名为《基因研究显示 新冠肺炎病毒起源于自然》博客文章,援引并力挺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国际研究小组在对比几种冠状病毒(包括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公开基因组数据后得出的结论:该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第一种构想是,随着新的冠状病毒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中不断进化,其刺突蛋白也随之发生突变,以此来结合与人体中与ACE2蛋白结构相似的分子并感染人体细胞。

“ SARS-CoV-2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ACE2受体的结合水平要远远强于目前所有计算机预测的模型,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病毒在ACE2的定向选择之下不断进化,直到具有了超强的结合能力。”“也就是说SARS-CoV-2大概率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进化出感染人类的能力,人类现有的水平造不出那么异于模型的刺突蛋白。”

柯林斯在博客中重点指出了加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新奥尔良杜兰大学医学院罗伯特·加里,及他们的同事等人的一个发现:

27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联系上多名涉事学校学生,学生称学校原本只有一处食堂,今年又新增了一处食堂,高三年级于3月16日开学,因疫情原因要求统一在学校就餐。3月24日开始有部分学生出现腹痛腹泻症状,随后又有更多学生身体不适。

与此同时,身为资深遗传学家的柯林斯也强调:任何试图打造冠状病毒武器的生物工程师都不可能设计出刺突蛋白的构象像SARS-CoV-2这样(奇特)的病毒。同时,他表示,该研究的发现得以让世界人民共同专注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遵守一定的社交距离、不信谣、不传谣、尊重医护人员和医学研究员的抗疫决心和他们在此过程中的不懈努力。

而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柯林斯提出了两种构想: